安藤忠雄建筑理念与作品赏析

2安藤忠雄建筑理念的初步形成[1]

他对建筑的独特见解是从旅行中一点一滴地

体验

而来

的,在日本各地,包括京都、东京、广岛等地,他所接触到的京都庙宇龙安寺中极

富禅意的枯山水,使他体验到传统日本建筑的空、间、寂的奥义,这种榻榻米模矩化空间,看似简单又有变化,让他深受感动。

当他旅行至广岛参观丹下健三于1995年所设计的和平纪念公园时,看到清水混凝土的面材质

感,也受到莫名的感动,这为他后来对清水混凝土的纯粹追求埋下基础。

对他影响很深的罗马万神殿,第一次让他感觉到建筑空间的存在就是看到穹顶中央一个直径9米的洞孔所射进的光线照亮时。这里的孔洞与他后来

光之教堂的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万神殿的静态几何布局与日本建筑具有明

显的水平方向性与不规则形,存在着强烈的冲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制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两个对立的空间观念融合统一起来,使其独树一帜。

由于丹下健三的作品风格师承柯比意,他在自学建筑期间,买了一整套柯比意的作品全集来临摹,开始了向大师学习建筑的过程。

3安藤忠雄的建筑理念 3.1纯粹细腻的清水混凝土

安藤在其作品中所运用的建材以混凝土为主,钢材、玻璃和木材为辅。安藤认为:材料使用要尽可能简单,才能将隐藏在空间构成背后的设计意图表达出来。安藤的极少主义:使空间感更单纯——天花板与墙面采用相似材料,避免柱子对空间单纯性干扰——将墙做到与柱子等厚。

安藤的建筑,多半是禅意扑面,苦茶般寒素枯涩的美。安藤以裸露的清水混凝土直墙为压倒性的建筑语言要素,如老僧入定的纯粹素净。正是这种阳刚之气与阴柔之美的综合体,将西方建筑的豁达与东方的婉约如此巧妙地糅合在一起。安藤在设计中有意识地关注建筑传统,尤其是日本的传统住宅,并深受其谦逊与淡泊的品质的感染。[2]

但他的建筑给人的印象并不是传统的,而是异常地现代,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他喜用的混凝土材料。在20世纪,很少有人像安藤这样把混凝土材料在建筑中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安藤在材料中搀进了日本的传统手艺,利用现代的外墙修补技术,将水泥墙面拆掉模板后进行处理,他将混凝土运用到了高度精炼的层次。在清水混凝土的施工中,传统手工艺和现代建筑之间并不矛盾,高超的木模制造工艺、优质的混凝土铸造以及严格的工程管理,共同造就了“安氏混凝土美学”。[3] 3.1.1大阪飞鸟博物馆

带圆孔的清水混凝土墙面是整个博物馆立面的显著外表,这种墙面不加任何装饰,甚至连常规的玻璃开窗都没有设置,墙面上的圆孔是残留的模板螺栓。安藤延续了现代主义的自由立面。很少看到他刻意的做表皮,表皮是根据内部空间,由内而外生成的。这点可能与伊东强调的平面化的立面机理就大相径庭了。他把原本厚重、表面粗糙的清水混凝土,转化成一种细腻精致的纹理,以一种绵密、近乎均质的质感来呈现。这种精准、纯粹的特质,正符合日本人的审美特性。他也因为这种

处理手法而被誉为“清水混凝土诗人”。

3.2基础的几何形体

以正宗完全的几何形体为建筑提供基础和框架,使建筑展现于世人面前;它可能是一个主观设想的物体,也常常是一个三度空间结构的物体。 当几何图形在建筑中运用时,自然和几何产生

互动。几何形体构成了整体的框架,也成为周围环境景色的屏幕,人们在上面行走、停留、不遇期的

邂逅,甚至可以和光的表达有密切的联系。借由光的影子阅读出空间疏密的分布层次。经过这样处

理,自然与建筑既对立又并存。[

1] 3.2.1六甲的集合住宅

六甲山集合住宅背倚六甲山,以小的正方体体

块为原型,阶梯叠落成整体建筑,不仅为建筑提供基础和框架,而且使建筑形体

在周围自然环境中很清楚的跳脱界定,在三维的空间结构上给人一种不受局限的自由感。 3.2.2住吉的长屋

住吉的长屋是安藤的成名作,它的形体十分简

洁——规整的长方体。它同时也完全采用前文所介绍到的带圆孔的清水混凝土墙面,不加以修饰。

看似对称的平行中有着曲折的曲线,留设出的室外中庭将四季变化引导至生活空间,充分反映一种“安逸之居”的意念。

3.3 建筑与自然的极度融合

安藤的自然,并非泛指植栽化的概念,而是指被人工化的自然、或者说是建筑化的自然。他认为植栽只不过是对现实的一种美化方式,仅以造园及其中植物之季节变化作为象征的手段极为粗糙。抽象化的光、水、风。这样的自然是由素材与以几何为基础的建筑体同时被导入所共同呈现的。安藤的作品虽以混凝土为主,但悠游在安藤的空间里,令

人感觉建筑与大自然的极度融合,曲面墙界定的中介空间,洒落的自然天光,都成为在建筑中引导因素。

3.3.1 风——风之教堂

设计在海边悬崖和教堂侧门间连接起了直筒式的长廊,海风在廊道中贯通,风之教堂也因此而得名。

“墙体剥夺了柱子的意义、神圣的特性和韵律„„原生的风景是一种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意识,是一束在深度中逐渐消失的光线,是一种冰冷的触觉,是在幽暗空间中另人恐惧的柱列。从柱列中发出的笑声,回应着昏暗、摇曳的光线。”——安藤忠雄。[4]似乎安藤想要营造的是一种阴暗恐惧感,尽管我们还没能够到现场去感受风之长廊,但在我的想象中,信徒从教堂通过连廊走向海边的峭壁,有种背离宗教信仰即靠近欲念悬崖的象征意义,而贯穿的风则是警醒信徒

的钟,加上不封闭的顶部处理,有醍醐灌顶的之意。 3.3.2 水——水之教堂

玻璃衬托着蓝天使人冥思禅意。人们走下黑暗旋转楼梯来到教堂,眼前便豁然开朗,遥远的湖面处矗立着一个十字架,神圣而不可侵犯。水面线分开了大地和天空、世俗和神明。可以开启的玻璃面使人们可以直接与自然接触,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整个

教堂在静谧中愈发神圣,人与自然像是在一问一答地交流。

3.3.3 光——光之教堂

安藤与巴拉干都是善用光的建筑大师,都把光作为重要的设计元素,他们用各自的独特方式诠释着光在营造诗意般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巴拉干通过大小不同、排列各异的空洞,控制光线的入射角度和强度来调整、变换阳光的色彩和层次。而安藤认为:“光无法制造光,必须有黑暗的存在,光

才称之为光。”因此他常用黑暗来反衬光,但其创造出来的空间并不单调。这点在光之教堂中就得到了体现。

光之教堂是安藤建筑中的经典。其光之十字的

诞生令世人倾倒。它的内部空间用坚实的混凝土墙围合,创造出绝对的黑暗空间,阳光从

墙体上留出的垂直和水平方向的开口渗透进来,从而形成著名的“光的十字架”。

安藤忠雄在湖南大学的讲座中提到“其实大家都没懂光之教堂,很多人都说那十字形的光很漂亮。在梵蒂冈,教堂往往是高高在上的,而我希望牧师与观众是平等的。”[5]在光之教堂中,台阶是往下走的,牧师站着与坐着的信徒一样高,这样就消除了他们不平等的心理,加上十字光的特殊的光影效果,有一种降临的神圣感,使信徒们产生 接近天主的错觉。我想,这才是光之教堂的精华,

不同于风之教堂的醍醐灌顶,水之教堂的一问一答。

4结语

安藤忠雄的建筑,纯粹的清水混凝土亦或是纯粹的完全体块,在极度简洁中却又极富张力。再加以建筑与自然的共生,创造了矛盾中共生的建筑之

美。尤其是在“教堂三部曲”中的体现,极简的建筑,充溢的自然,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信仰,三者堪称完美的融合,带给人不能平复的震慑感。

参考文献

[1]《安藤忠雄作品分析》 百度文库 [2]《对安藤忠雄作品的分析》 李嘉乐 山西建筑

[3]《纯粹的建筑语言——清水混凝土》 中国建设报第十一版 [4]《安藤忠雄典型的教堂系列》 [5]《安藤忠雄作品集》 新浪博客

2安藤忠雄建筑理念的初步形成[1]

他对建筑的独特见解是从旅行中一点一滴地

体验

而来

的,在日本各地,包括京都、东京、广岛等地,他所接触到的京都庙宇龙安寺中极

富禅意的枯山水,使他体验到传统日本建筑的空、间、寂的奥义,这种榻榻米模矩化空间,看似简单又有变化,让他深受感动。

当他旅行至广岛参观丹下健三于1995年所设计的和平纪念公园时,看到清水混凝土的面材质

感,也受到莫名的感动,这为他后来对清水混凝土的纯粹追求埋下基础。

对他影响很深的罗马万神殿,第一次让他感觉到建筑空间的存在就是看到穹顶中央一个直径9米的洞孔所射进的光线照亮时。这里的孔洞与他后来

光之教堂的设计有异曲同工之妙。万神殿的静态几何布局与日本建筑具有明

显的水平方向性与不规则形,存在着强烈的冲突。经过长时间的思考,他制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是要把这两个对立的空间观念融合统一起来,使其独树一帜。

由于丹下健三的作品风格师承柯比意,他在自学建筑期间,买了一整套柯比意的作品全集来临摹,开始了向大师学习建筑的过程。

3安藤忠雄的建筑理念 3.1纯粹细腻的清水混凝土

安藤在其作品中所运用的建材以混凝土为主,钢材、玻璃和木材为辅。安藤认为:材料使用要尽可能简单,才能将隐藏在空间构成背后的设计意图表达出来。安藤的极少主义:使空间感更单纯——天花板与墙面采用相似材料,避免柱子对空间单纯性干扰——将墙做到与柱子等厚。

安藤的建筑,多半是禅意扑面,苦茶般寒素枯涩的美。安藤以裸露的清水混凝土直墙为压倒性的建筑语言要素,如老僧入定的纯粹素净。正是这种阳刚之气与阴柔之美的综合体,将西方建筑的豁达与东方的婉约如此巧妙地糅合在一起。安藤在设计中有意识地关注建筑传统,尤其是日本的传统住宅,并深受其谦逊与淡泊的品质的感染。[2]

但他的建筑给人的印象并不是传统的,而是异常地现代,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他喜用的混凝土材料。在20世纪,很少有人像安藤这样把混凝土材料在建筑中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安藤在材料中搀进了日本的传统手艺,利用现代的外墙修补技术,将水泥墙面拆掉模板后进行处理,他将混凝土运用到了高度精炼的层次。在清水混凝土的施工中,传统手工艺和现代建筑之间并不矛盾,高超的木模制造工艺、优质的混凝土铸造以及严格的工程管理,共同造就了“安氏混凝土美学”。[3] 3.1.1大阪飞鸟博物馆

带圆孔的清水混凝土墙面是整个博物馆立面的显著外表,这种墙面不加任何装饰,甚至连常规的玻璃开窗都没有设置,墙面上的圆孔是残留的模板螺栓。安藤延续了现代主义的自由立面。很少看到他刻意的做表皮,表皮是根据内部空间,由内而外生成的。这点可能与伊东强调的平面化的立面机理就大相径庭了。他把原本厚重、表面粗糙的清水混凝土,转化成一种细腻精致的纹理,以一种绵密、近乎均质的质感来呈现。这种精准、纯粹的特质,正符合日本人的审美特性。他也因为这种

处理手法而被誉为“清水混凝土诗人”。

3.2基础的几何形体

以正宗完全的几何形体为建筑提供基础和框架,使建筑展现于世人面前;它可能是一个主观设想的物体,也常常是一个三度空间结构的物体。 当几何图形在建筑中运用时,自然和几何产生

互动。几何形体构成了整体的框架,也成为周围环境景色的屏幕,人们在上面行走、停留、不遇期的

邂逅,甚至可以和光的表达有密切的联系。借由光的影子阅读出空间疏密的分布层次。经过这样处

理,自然与建筑既对立又并存。[

1] 3.2.1六甲的集合住宅

六甲山集合住宅背倚六甲山,以小的正方体体

块为原型,阶梯叠落成整体建筑,不仅为建筑提供基础和框架,而且使建筑形体

在周围自然环境中很清楚的跳脱界定,在三维的空间结构上给人一种不受局限的自由感。 3.2.2住吉的长屋

住吉的长屋是安藤的成名作,它的形体十分简

洁——规整的长方体。它同时也完全采用前文所介绍到的带圆孔的清水混凝土墙面,不加以修饰。

看似对称的平行中有着曲折的曲线,留设出的室外中庭将四季变化引导至生活空间,充分反映一种“安逸之居”的意念。

3.3 建筑与自然的极度融合

安藤的自然,并非泛指植栽化的概念,而是指被人工化的自然、或者说是建筑化的自然。他认为植栽只不过是对现实的一种美化方式,仅以造园及其中植物之季节变化作为象征的手段极为粗糙。抽象化的光、水、风。这样的自然是由素材与以几何为基础的建筑体同时被导入所共同呈现的。安藤的作品虽以混凝土为主,但悠游在安藤的空间里,令

人感觉建筑与大自然的极度融合,曲面墙界定的中介空间,洒落的自然天光,都成为在建筑中引导因素。

3.3.1 风——风之教堂

设计在海边悬崖和教堂侧门间连接起了直筒式的长廊,海风在廊道中贯通,风之教堂也因此而得名。

“墙体剥夺了柱子的意义、神圣的特性和韵律„„原生的风景是一种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意识,是一束在深度中逐渐消失的光线,是一种冰冷的触觉,是在幽暗空间中另人恐惧的柱列。从柱列中发出的笑声,回应着昏暗、摇曳的光线。”——安藤忠雄。[4]似乎安藤想要营造的是一种阴暗恐惧感,尽管我们还没能够到现场去感受风之长廊,但在我的想象中,信徒从教堂通过连廊走向海边的峭壁,有种背离宗教信仰即靠近欲念悬崖的象征意义,而贯穿的风则是警醒信徒

的钟,加上不封闭的顶部处理,有醍醐灌顶的之意。 3.3.2 水——水之教堂

玻璃衬托着蓝天使人冥思禅意。人们走下黑暗旋转楼梯来到教堂,眼前便豁然开朗,遥远的湖面处矗立着一个十字架,神圣而不可侵犯。水面线分开了大地和天空、世俗和神明。可以开启的玻璃面使人们可以直接与自然接触,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整个

教堂在静谧中愈发神圣,人与自然像是在一问一答地交流。

3.3.3 光——光之教堂

安藤与巴拉干都是善用光的建筑大师,都把光作为重要的设计元素,他们用各自的独特方式诠释着光在营造诗意般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巴拉干通过大小不同、排列各异的空洞,控制光线的入射角度和强度来调整、变换阳光的色彩和层次。而安藤认为:“光无法制造光,必须有黑暗的存在,光

才称之为光。”因此他常用黑暗来反衬光,但其创造出来的空间并不单调。这点在光之教堂中就得到了体现。

光之教堂是安藤建筑中的经典。其光之十字的

诞生令世人倾倒。它的内部空间用坚实的混凝土墙围合,创造出绝对的黑暗空间,阳光从

墙体上留出的垂直和水平方向的开口渗透进来,从而形成著名的“光的十字架”。

安藤忠雄在湖南大学的讲座中提到“其实大家都没懂光之教堂,很多人都说那十字形的光很漂亮。在梵蒂冈,教堂往往是高高在上的,而我希望牧师与观众是平等的。”[5]在光之教堂中,台阶是往下走的,牧师站着与坐着的信徒一样高,这样就消除了他们不平等的心理,加上十字光的特殊的光影效果,有一种降临的神圣感,使信徒们产生 接近天主的错觉。我想,这才是光之教堂的精华,

不同于风之教堂的醍醐灌顶,水之教堂的一问一答。

4结语

安藤忠雄的建筑,纯粹的清水混凝土亦或是纯粹的完全体块,在极度简洁中却又极富张力。再加以建筑与自然的共生,创造了矛盾中共生的建筑之

美。尤其是在“教堂三部曲”中的体现,极简的建筑,充溢的自然,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信仰,三者堪称完美的融合,带给人不能平复的震慑感。

参考文献

[1]《安藤忠雄作品分析》 百度文库 [2]《对安藤忠雄作品的分析》 李嘉乐 山西建筑

[3]《纯粹的建筑语言——清水混凝土》 中国建设报第十一版 [4]《安藤忠雄典型的教堂系列》 [5]《安藤忠雄作品集》 新浪博客


相关文章

  • 丹下健三建筑思想漫谈
  • ・''・ 第..卷第!*期 年'"")(月 山西建筑 /0-123-4503+65+,46 789:..18:!* ; 文章编号:()!""#$%&'('"")!*$&qu ...查看


  • 解读获普利兹克奖的三位日本建筑师
  • 第!"卷第#期 $%&'!"(%'#!))*青岛理工大学学报+%,-./&%012.4/%5678.%&%27/&9.2:6-;2 解读获普利兹克奖的三位日本建筑师 王润生@!范国晖@!官 ...查看


  • 日本的建筑与建筑师
  • 日本的建筑传统说起来又和他们的文学文化文字一样,是让中国人可以自豪的,同样是从中国学去的(木构架大屋顶).如今这现代建筑材料和结构方式横行天下的时候,我们为了"民族特色"的失落大感惶惑,却至今没有什么办法.以街头绝大多数 ...查看


  • 安藤忠雄经典语录
  • 建筑构成三要素 安藤相信构成建筑必须具备三要素: 第一要素是可靠的材料,就是真材实料:这真材实料可以是如纯粹朴实的水泥,或未刷漆的木头等物质. 第二因素是正宗完全的几何形式,这种形式为建筑提供基础和框架,使建筑展现于世人面前:它可能是一个主 ...查看


  • 日本建筑师与日本建筑的传统之路
  • 日本建筑师与日本建筑的传统之路 作者 谭畅 [摘 要] 传统形式的建筑显然已经无法满足现代生活的需要,在建筑设计中如何对待传统,本文通过对日本建筑师成功继承传统的分析,将传统一分为二来讨论日本建筑师继承和发扬传统的问题. [关 键 词] 传 ...查看


  • 论建筑设计中功能与形式的关系
  • 摘 要:在建筑设计过程中,在考虑设计定位的初始阶段,从功能出发还是从形式出发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模式.设计应当以满足某种功能为先,推出一种新的使用方式,从而自然地呈现出一种形态.本文通过举例分析现代主义建筑.表现主义建筑等建筑派别,探讨功能 ...查看


  • 建筑历史及建筑理论
  • 建筑历史及建筑理论: <西方建筑的意义><存在·空间·建筑>(诺伯格·舒尔茨的经典之作) <世界建筑史丛书>全套12本 <走向新建筑>(柯布西耶) <透明性>(柯林·罗) < ...查看


  • 日本现代建筑
  • 日本现代建筑 09中美服设(1)班 赵瀛 Z09401123 目录 一.日本现代建筑出现前的历史状况 二.表现派与后期表现派 三..日本的初期现代主义 四.走向盛期现代主义(1945-1964) 五.晚期现代主义(1964-1970) 六. ...查看


  • 日本商业空间设计对创新设计的启示
  • 前言 本文通过东京表参道.难波公园.京都车站综合体三个案例的商业空间设计,分析了其商业空间设计的独到之处,并总结出可供万达商业综合体产品的创新提供几点启示. 案例1  东京表参道 表参道全长约一公里,位于东京原宿青山一带,离涩谷不太远的地方 ...查看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