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我们已成了晚春里凋零的花朵

季节里的风吹过,暖暖的。目及远方,都是绿意的梦。

我的小城,每时每刻都被润润的绿色轻裹。湿润而蓝蓝的天空,惬意的爽风,清新的空气。悄悄地,沿江路上的抚河公园,路旁的一字排开的沙桐树,不知道哪时,春姑娘在枝间点点洒上了绿意。渐渐的,绿意由浅变深,深次渐黛。一阵习习的晓风过后,整齐划一的沙桐树已经形成了春天的一道风景,成了气候。绿意婆娑,它在春天里摇曳。

我站在路边,目光随了沙桐树一线展开。蓦然回首,念及昨日被雨水轻打的樱花,凋谢的花朵粘连了尘土,那不堪的样子,让人心疼。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情不自禁地轻问了自己,又神经质式地轻问了绿意,但没有人回答我。感觉到时光只轻轻地滑了一个舞步,又做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而我,立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独自匆匆而又迷茫。

转身,我已成了季节里凋零的花朵。

听闻剑歌再次被罢黜,我的心底并没有伤感,反倒充满了扼腕叹息的情调。想及坠红香砌,只不过我们亦是凋零的一瓣而已。可晚春的风依旧,吹着花瓣在泥土上翻转,那蜷缩的身躯在暮春时节唱响一曲瑟瑟的晚歌,还荡在烟尘里,几成了岁月的留痕,亦成了你我的传说。

很想、很想与剑歌说说话,或是发个短信安慰、安慰,但话到嗓子口,字到荧屏处,又戛然而止。因为,我们都是男人。一经触碰,就会达到内心世界最柔软的部分。直接切入主题,难免弄得伤感。不过,男人嘛,伤了,困了,痛了,苦了,累了,是可以借助自己的嗜好而释怀的。譬如出去散步、旅行什么的,独处的时候抽抽闷烟,抑或找人喝喝酒,借酒浇愁也。

伤痛,于女人,只会躲藏于墙角里抹眼泪。于男人,却别有一番滋味。而我,却将歇斯底里的怨气都一股脑儿地付诸了文字。如《昨夜下了一场雨》、《秋伤》、《生命癌症,人生喷嚏》等等。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剑歌会是如何,但我一定知道他愁肠百结,闷闷不乐。

其实,我们都是红尘阡陌里的一粒尘埃。或者说,就是晚春里的那一瓣已经凋谢的花瓣。世事繁华,转身,那春天里的花枝,已经腻过多时,渐次凋零。留下的,是人生当中的酸甜苦辣让你我去细细品味、细细雕琢。

春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花落了,有再开的时候。剑歌,不必难过。

相较于劭峰,我很久没有见他了。在别人的博客里,遇外地看见这样的文字

早已不知该如何提起你。那段时光的剪影在心里烫出杂乱的印记。彼时年幼,不知岁月残酷刻薄至此。那段时光便轻易的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

是的,那段美好的时光已随了风,暗合了春天里的花,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了。于是,我粘贴了这些合了心的文字,发在了劭峰的信息框里。一天过后,他给我发来了四张滑稽的图片,还配了文字不会吧?;去去去,少来这套;我代表人民,啪叽啪叽(一个开枪射击我的图片);鄙视你!。最后又不忘记地跟上一句台词不要这样文绉绉的。

看着图片与文字,我笑了。想必,在遥远的他也笑了。

那日,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兴奋不已,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道:啊,特意来看我的啊!我请你吃饭。你胖了还是瘦了?劭峰道:看到了不就知道了啊。见到他的时候,他依旧穿着一身往日的灰色薄西装,脸是乎相比于以前略微地清瘦了些,头发也少了涩了,看起来倒像个进城的打工者,有些寒碜。

啊,还好,没有肥头大耳。我笑了,打趣道。

该死的,他也笑了,你胖了!。胡子都不刮。

我们的见面总是这样富有戏剧性的开场白,相互对骂式地寒暄。在一个小餐馆里落座,我们又拉起了家常,尽说些七零八碎。谈及孩子,他很开心。又不忘地向我说起他们一家三口出去逛街的时候,差点在超市里就将自己的宝贝弄丢。最后,还是通过超市里的广播找回的。谈及工作,我跟他说自己有出国的念头。而他却忠告我说,若是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就不要轻意地离开。又说,现在的年轻人,比不了我们这样稳妥,一说他们两句就说要辞职,飘得很。

哎,要是你以前单干就好。我道。

是啊,后悔莫及。他长叹了一声,唉,龚良福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每天都是两点一线,是乎忙得要命。我道:别的同学联系过你吗?徐国挺怎样?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

我来打电话给国挺吧。于是,我真的打了,无奈小饭馆里甚是喧闹,喂了几句也就挂了。转身,却不见了劭峰,弄得我大声地叫了,劭峰,劭峰。但当我见到他从饭馆的内厅里向我走来时,我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埋怨道:我说了,我来买单,你也真是的。

出了小餐馆,他送我上了公交车,我们也就散了。

那日一聚,我们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平淡如水。还相互地嘘寒问暖几句,又彼此地促膝谈心几段,甚至于彼此之间戏谑几回,仅此而已。可那对世事的艰辛,对红尘的迷茫,对生活的压力,抑或对美好的憧憬,都在话里行间表露。于是,也都长吁短叹一回,又都伤感迷惑一回。站在公交车里,透过玻璃窗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似觉丢失了什么。

这花好漂亮,水灵灵的,哪买的?多少钱?忽然,一位青春阳光的少女看见一位妇人手上的几束鲜花感兴趣道。那鲜花是用塑料包装好的,已是隔了空气的。少女情不自禁地伸手去碰了。

哎,别乱碰。妇人急忙护驾似地道:碰开了的话,鲜花就会老的,不新鲜,就如你我一样分明。

一句无心话语,顿时弄得车厢内哄堂大笑。而我,似乎明白了失去的东西。那就是花朵般的青春。而我,却一直早已不知该如何提起你。那段时光的剪影在心里烫出杂乱的印记。彼时年幼,不知岁月残酷刻薄至此。那段时光便轻易的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

春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花落了,有再开的时候。那么,青春已逝,有再来的时候吗?我在心底不停地念叨着这句,不由自主地,一丝莫名的伤在空气里飘荡。但不管怎样,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转身,我已成了季节里凋零的花朵。()

季节里的风吹过,暖暖的。目及远方,都是绿意的梦。

我的小城,每时每刻都被润润的绿色轻裹。湿润而蓝蓝的天空,惬意的爽风,清新的空气。悄悄地,沿江路上的抚河公园,路旁的一字排开的沙桐树,不知道哪时,春姑娘在枝间点点洒上了绿意。渐渐的,绿意由浅变深,深次渐黛。一阵习习的晓风过后,整齐划一的沙桐树已经形成了春天的一道风景,成了气候。绿意婆娑,它在春天里摇曳。

我站在路边,目光随了沙桐树一线展开。蓦然回首,念及昨日被雨水轻打的樱花,凋谢的花朵粘连了尘土,那不堪的样子,让人心疼。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情不自禁地轻问了自己,又神经质式地轻问了绿意,但没有人回答我。感觉到时光只轻轻地滑了一个舞步,又做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而我,立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独自匆匆而又迷茫。

转身,我已成了季节里凋零的花朵。

听闻剑歌再次被罢黜,我的心底并没有伤感,反倒充满了扼腕叹息的情调。想及坠红香砌,只不过我们亦是凋零的一瓣而已。可晚春的风依旧,吹着花瓣在泥土上翻转,那蜷缩的身躯在暮春时节唱响一曲瑟瑟的晚歌,还荡在烟尘里,几成了岁月的留痕,亦成了你我的传说。

很想、很想与剑歌说说话,或是发个短信安慰、安慰,但话到嗓子口,字到荧屏处,又戛然而止。因为,我们都是男人。一经触碰,就会达到内心世界最柔软的部分。直接切入主题,难免弄得伤感。不过,男人嘛,伤了,困了,痛了,苦了,累了,是可以借助自己的嗜好而释怀的。譬如出去散步、旅行什么的,独处的时候抽抽闷烟,抑或找人喝喝酒,借酒浇愁也。

伤痛,于女人,只会躲藏于墙角里抹眼泪。于男人,却别有一番滋味。而我,却将歇斯底里的怨气都一股脑儿地付诸了文字。如《昨夜下了一场雨》、《秋伤》、《生命癌症,人生喷嚏》等等。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剑歌会是如何,但我一定知道他愁肠百结,闷闷不乐。

其实,我们都是红尘阡陌里的一粒尘埃。或者说,就是晚春里的那一瓣已经凋谢的花瓣。世事繁华,转身,那春天里的花枝,已经腻过多时,渐次凋零。留下的,是人生当中的酸甜苦辣让你我去细细品味、细细雕琢。

春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花落了,有再开的时候。剑歌,不必难过。

相较于劭峰,我很久没有见他了。在别人的博客里,遇外地看见这样的文字

早已不知该如何提起你。那段时光的剪影在心里烫出杂乱的印记。彼时年幼,不知岁月残酷刻薄至此。那段时光便轻易的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

是的,那段美好的时光已随了风,暗合了春天里的花,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了。于是,我粘贴了这些合了心的文字,发在了劭峰的信息框里。一天过后,他给我发来了四张滑稽的图片,还配了文字不会吧?;去去去,少来这套;我代表人民,啪叽啪叽(一个开枪射击我的图片);鄙视你!。最后又不忘记地跟上一句台词不要这样文绉绉的。

看着图片与文字,我笑了。想必,在遥远的他也笑了。

那日,我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兴奋不已,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道:啊,特意来看我的啊!我请你吃饭。你胖了还是瘦了?劭峰道:看到了不就知道了啊。见到他的时候,他依旧穿着一身往日的灰色薄西装,脸是乎相比于以前略微地清瘦了些,头发也少了涩了,看起来倒像个进城的打工者,有些寒碜。

啊,还好,没有肥头大耳。我笑了,打趣道。

该死的,他也笑了,你胖了!。胡子都不刮。

我们的见面总是这样富有戏剧性的开场白,相互对骂式地寒暄。在一个小餐馆里落座,我们又拉起了家常,尽说些七零八碎。谈及孩子,他很开心。又不忘地向我说起他们一家三口出去逛街的时候,差点在超市里就将自己的宝贝弄丢。最后,还是通过超市里的广播找回的。谈及工作,我跟他说自己有出国的念头。而他却忠告我说,若是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就不要轻意地离开。又说,现在的年轻人,比不了我们这样稳妥,一说他们两句就说要辞职,飘得很。

哎,要是你以前单干就好。我道。

是啊,后悔莫及。他长叹了一声,唉,龚良福怎么样了?

不知道。我每天都是两点一线,是乎忙得要命。我道:别的同学联系过你吗?徐国挺怎样?

不知道。他摇了摇头。

我来打电话给国挺吧。于是,我真的打了,无奈小饭馆里甚是喧闹,喂了几句也就挂了。转身,却不见了劭峰,弄得我大声地叫了,劭峰,劭峰。但当我见到他从饭馆的内厅里向我走来时,我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埋怨道:我说了,我来买单,你也真是的。

出了小餐馆,他送我上了公交车,我们也就散了。

那日一聚,我们像久别重逢的亲人,平淡如水。还相互地嘘寒问暖几句,又彼此地促膝谈心几段,甚至于彼此之间戏谑几回,仅此而已。可那对世事的艰辛,对红尘的迷茫,对生活的压力,抑或对美好的憧憬,都在话里行间表露。于是,也都长吁短叹一回,又都伤感迷惑一回。站在公交车里,透过玻璃窗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似觉丢失了什么。

这花好漂亮,水灵灵的,哪买的?多少钱?忽然,一位青春阳光的少女看见一位妇人手上的几束鲜花感兴趣道。那鲜花是用塑料包装好的,已是隔了空气的。少女情不自禁地伸手去碰了。

哎,别乱碰。妇人急忙护驾似地道:碰开了的话,鲜花就会老的,不新鲜,就如你我一样分明。

一句无心话语,顿时弄得车厢内哄堂大笑。而我,似乎明白了失去的东西。那就是花朵般的青春。而我,却一直早已不知该如何提起你。那段时光的剪影在心里烫出杂乱的印记。彼时年幼,不知岁月残酷刻薄至此。那段时光便轻易的在我弹指一挥间消散不见。

春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花落了,有再开的时候。那么,青春已逝,有再来的时候吗?我在心底不停地念叨着这句,不由自主地,一丝莫名的伤在空气里飘荡。但不管怎样,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转身,我已成了季节里凋零的花朵。()


相关文章

  •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刘方平[春怨]
  • 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 [译文]  暮春时节,空庭寂寞,梨花满地,无人来过问,故终日门不打开. [出典]  刘方平  <春怨> 注: 1. <春怨>  刘方平 纱窗日落渐黄昏,金屋无人见泪痕. 寂寞空庭春欲 ...查看


  • 浅谈李清照词中花的意象 毕业论文
  • 毕 业 论 文 论文题目 浅谈李清照词中花的意象 系 (部) 中文系 专 业 小学语文教育 班 级 学 号 学生姓名 杨永魁 指导教师 闫华 职 称 2012年 4 月 目 录 摘 要„„„„„„„„„„„„„„„„„„„„„„„„„„(Ⅰ ...查看


  • 描写春天的诗句:晚春二首·其一
  • 晚春二首·其一 朝代:唐代 作者:韩愈 原文: 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鉴赏: 这里,似乎只是用拟人化的手法描绘了晚春的繁丽景色,其实,它还寄寓着人们应该乘时而进,抓紧时机去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这一层 ...查看


  • 描写春天的诗句: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 <晚春> 年代: 唐 作者: 韩愈 草木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飞. 赏析 这里,似乎只是用拟人化的手法描绘了晚春的繁丽景色,其实,它还寄寓着人们应该乘时而进,抓紧时机去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这一层意 ...查看


  • [关于友情的作文]友谊如花_800字
  • 人从一生下来,或许就会渴望友情与亲情.在他们的呵护下快乐成长...... 而想拥有一段几乎完美的友谊,那似乎需要两人彼此包容与宽容. 记得小时候的她--一位好朋友.我小时候也特别任性,爱闹.自从和她成为了朋友,我觉得友谊是美好的.可是有一次 ...查看


  • [关于友情的作文]友谊如花
  • 人从一生下来,或许就会渴望友情与亲情.在他们的呵护下快乐成长...... 而想拥有一段几乎完美的友谊,那似乎需要两人彼此包容与宽容. 记得小时候的她--一位好朋友.我小时候也特别任性,爱闹.自从和她成为了朋友,我觉得友谊是美好的.可是有一次 ...查看


  • 描写春天的诗句:晚春
  • 晚春 作者:韩愈 年代:唐朝 草树知春不久归, 百般红紫斗芳菲. 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 春兴 作者:武元衡 年代:唐朝 杨柳阴阴细雨晴, 残花落尽见流莺. 春风一夜吹乡梦, 又逐春风到洛城. 春望 作者:杜甫 年代:唐朝 国破 ...查看


  • 苏轼诗词的平淡美赏析
  • 苏轼诗词的平淡美赏析 摘要:文章从意境深远隽永.平淡的语言中蕴含着丰富的涵义两个方面探讨了苏轼"平淡"诗词中的"滋味",从画面美和韵律美两个方面探讨了苏轼诗词中的平淡之美. 关键词:苏轼:诗词:赏析 ...查看


  • 描写人物的句子:描写人物悲伤的句子
  • 1.爱一个人不是要拥有他,只要在远方默默地注视他,也就心满意足 2.爸.妈又吵架了,吵得我心烦意乱的,我独自在楼上,我该怎么办呢,我悲伤地哭泣着. 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以惘然 4.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 ...查看


热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