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_生命_哲思_散文_目送_的三个诗性维度_徐涵

2013年第1期第22卷No1. 2013

vol. 22

形式·生命·哲思

———散文《目送》的三个诗性维度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广东广州,510006)

【摘要】龙应台的散文《目送》是一篇难得的“诗性散文”佳作,文本具备了形式诗性、生命

诗性、精神诗性三个层面。优美精到的语言、多重叙述风格以及蒙太奇手法的运用,构成了文本的形式诗性;深情的生命形态、独特的生命观形成了文本的生命诗性;由对日常生活的把握和对个体情感的体验上升到对人类共同情感与命运的整体思考,造就了文本的精神诗性。

【关键词】《目送》;蒙太奇;生命观;哲思;诗性

龙应台的《野火集》,那针砭时弊、鞭辟入里的文字让人想象这位作家虽然是一位女士,但应该是像鲁迅先生那样,是一位战士:冷峻的面容上养着一对火眼金睛,理性地视察着社会百态与国家大事,硬瘦的躯体中隐藏着满腔野火,化为犀利的文风燃烧着两岸三地。直到读了《目送》,那完全是另一幅不同风格笔墨:细腻温情的笔触将生活中的点滴情感娓娓道来,字里行间流淌的是母性特有的柔情,读者们可以从《目送》中看到这位锐利逼人的知识分子身为母亲、女儿的温婉一面。

《目送》是龙应台同名散文集的开篇之作,文章的内容并不复杂,讲述了六次目送中三代人的亲情和作者的人生体悟。然而,就是这样一篇一千三百多字的短小散文扣动了无数读者的心弦,让人无不为之动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

《目送》算得上是新世纪以来散文领域里“诗性散文”是学者陈剑晖先生提出的命题,他认为,“诗性”是优秀散文必须具备的“一种美质和独立的品格”,是“一种本原性的

收稿日期:2012-09-10

作者简介:徐涵(1987—化研究生。

存在,是散文的生存品质和历史品质的最为具体和生动的呈现,也是散文对于功利性和世俗化的超越,是审美和精神的超越”。秉承陈剑晖先生提出的“诗性散文”的思想进路,笔者将从形式、生命、哲理三个维度赏析《目送》,品味《目送》的诗性品格。

一、形式诗性

形式之于散文,好比衣服之于人。人靠衣装,合身美丽的外衣总是将人装扮得更加精神夺目,而诗性的形式可以让散文给予读者形式层面的美感。这就好比与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会面,如果对方是一位精心打扮的美人,那一定会给你好的初印象。

语言与叙述是诗性形式的第一个层面,将《目送》缓缓读来,会发现其叙述风格浑然天成,绝不矫揉造作,其叙述文字貌似简洁平淡,但简洁中饱含雕琢,平淡中更出余味。且看这一段细节刻画: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

的上乘佳作,是一篇难能可贵的“诗性散文”。

) 女,广东汕头人,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0级现当代文学专业当代文学与当代文

42

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很多很多的”、“小小的”、“爸爸的”、“妈妈的”、“怯怯的”等叠词的使用,让文字富于韵律感,读起来有种音乐的美感。而孩子“小小的手”不是“放”也不是“握”,而是“圈”在父母的手心里,可见孩子手之小,父母手之大,又可见父母的手包裹着孩子的手,从中可品味出孩子的紧张和胆怯以及父母的抚慰和不舍。

“怯怯

的眼神”不是“看”也不是“望”,而是“打量”着周遭,可见孩子对新环境的陌生与好奇。两个动词用得精妙绝伦,不流于贫乏单调,可见龙应台遣词的用心良苦,简洁的几句话,就将孩子们初入一个陌生环境的胆怯、好奇、柔弱刻画得淋漓尽致又不失诗意,犹如水墨画,寥寥数笔,神韵已出。在用叙述性的语言描绘操场上的场面后,紧接着又用抒情性的议论文字道出一句话:“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这句话有如画龙点睛,让整个画面的情感一下子饱满了,情感的柔波轻轻地撩动着读者的心弦,让你为之咏叹。

整篇散文,就如同这段话一样,在朴实自然又不失匠心独运的叙述中蕴藏款款深情和丝丝哲理,水乳交融地将叙述性的文字和抒情性、议论性的文字结合在一起,如同一曲清歌,悠扬隽永的音符缓缓流动,涤荡着读者的内心,并总在不经意处触动人内心最柔软的神经,最后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优美精到的语言、细致入微的细节描摹、叙述性语言与抒情性、议论性语言的巧妙结合,构成了《目送》文本形式层面的第一重美感。如果说语言和叙述方式是绘画的线条,那么《目送》无疑拥有最美的线条,而蒙太奇手法的运用,则将这些线条用巧妙的方式组成一幅幅静美的剪影,让《目送》的诗性形式得到升华。

蒙太奇手法原是建筑学的术语,意为构成、装配,之后延伸到电影艺术中,指把分切的镜头组接起来的手段。蒙太奇具有叙事和表意两大功能,据此,可以把蒙太奇划分为叙事蒙太奇、表现蒙太奇、理性蒙太奇三种基本类型。以蒙太奇的类型观照《目送》的文本,可以发现龙应台在该文本中结合了这三种蒙太奇的手法,将一组组

镜头用不同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

文本的总体形式采用的正是叙事蒙太奇中的平行蒙太奇,

“以不同时空(或同时异地) 发生的

两条或两条以上的情节线并列表现,分头叙述而统一在一个完整的结构之中”。文中一共写了六次目送,其中三次目送是“我”目送华安:目送华安上小学、目送华安去美国当交换生、目送华安等公车;另外三次是“我”目送父亲:目送父亲开着小货车离开、目送父亲坐着轮椅远去、目送父亲的棺木进入火葬场的炉门。六次目送、六组镜头,形成两条不同的线索、两个不同的时空,每条线索都各自在自己的时空中按照时间顺序上演着生命中一场场目送,而两个时空又并列前行,三代人由一场场目送演绎人类共同的亲情,形成生命的一个轮回。

如果进一步细究每一组画面,则会发现在总体的叙事蒙太奇外,每一组画面的剪辑组合还运用了其他的蒙太奇手法。如“我”推着父亲的轮椅散步最后目送父亲坐在轮椅上远去这组镜头:

“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这段文字仿佛电影中的某组画面,在给予读者强烈的视觉效果同时又让人感受到情感的涌动,这种感觉并不是偶然,而是作者在采用叙事蒙太奇的同时运用了抒情蒙太奇的手法。抒情蒙太奇是表现蒙太奇中的一种,

“是一种在保证叙事和

描写的连贯性的同时,表现超越剧情之上的思想和情感”。送父亲散步被分解成一系列近景或特写,先是近景展示了“我”推着父亲的轮椅在散步,接着镜头拉近,特写父亲的“头低垂到胸口”,接着,是近景呈现了排泄物淋满父亲的裤腿,随着“我”蹲下来,镜头又渐渐拉近,形成一个特写画面,画面上,有一只手用手帕细心地擦去排泄物,在擦拭的过程中,裙子不小心沾上粪便。这个特写画面捕捉了“我”为父亲擦拭粪便的细节,从侧面渲染了“我”的情感,作者虽然没有直接道出,但读者却可以从这个特写画面中感染到作者内心汹涌波动的情绪,那是对父亲年老体弱的心疼,是照顾父亲的无微不至与无怨

43

“我必须就

具备了“诗性散文”的生命维度。

《目送》的生命诗性,首先源于龙应台融入并体验了自己的生命,并将主体的生命形态呈现在文本中。

《目送》的题材来源于龙应台自己的生

“生活

活,讲述的是自己与儿子、父亲的故事。

无悔,但又带着深深的内疚,因为,

这样赶回台北上班”。在这一组叙述画面后,镜头又从“我”的视角,特写出轮椅的背影,读者仿佛可以看到轮椅在缓缓前行,随着轮椅的前行,镜头也随着视觉渐渐拉远,轮椅成为渐行渐远、渐行渐小的背影,在玻璃门前稍停后没入门中,轮椅消失在镜头中,而镜头就定格在这个空荡的画面里。随着轮椅背影的这组特写镜头,之前复杂交织的情绪也缓缓潜入心底,在最后的空镜头中,融入心底的情绪也在内心定格成沉静的无奈与忧伤。

但作者并没有让目送的哀伤肆意流放,而是将众多情绪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文本在使用叙事蒙太奇、抒情蒙太奇之外,又采用了思想蒙太奇的手法:

“只表现一系

列思想和被理智所激发的情感,是一种抽象的形式”。进入该文本中,即在一组组画面之后,采用直接议论的方式,抒写主体的哲思体验。在每个时空的三组目送的画面之后,作者都书写了同样的感悟: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

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从而将情感控制在理性的范畴,并上升到哲理层面,使文章哀而不怨,在忧伤与孤独中透出作者的坚毅与进取。

二、生命诗性

散文具备形式上的诗性,则具备了“诗性散文”的第一个要素,但想要成为一篇优秀的“诗性散文”,仅有形式远远不够。这正如一幅油画,当它拥有美丽的色彩、优美的线条、高超的绘画技巧后,那这幅油画拥有了观赏的价值,可是想要真正能冲击观赏者的心灵,画家必须倾注自己对生命的体悟与感情在图画中。在诗性形式的维度之外,度。

谈及生命诗性的内涵和形态,陈剑晖先生在《诗性散文》一书中有详细的分析,他认为,散文的生命诗性,是散文所呈现的“生命形态”,是散文“对生命价值的探寻”,是散文对“生命的生长性与整体性”的把握。简而言之,一篇优秀的“诗性散文”,应该在文本中呈现作家的生命观,传达作者对生命的主体感悟。而《目送》

“诗性散文”必须具备生命诗性的维

中的她,和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是女儿,是妻子,也是母亲,同样有着似海深情。”对亲人和生命的深情是《目送》对生命形态的呈现。这种深情在《目送》中不难发现,那是对儿子和父亲背影的一次次深情凝视与目送,那是渴望儿子与父亲回眸的一次次心底的呼唤,是对生命中一次次生离死别的不舍与坚强,是在阅尽生命的悲喜交集后的透彻与从容。

种种情深,是龙应台对生命形态所作出的独特的注脚,也是龙应台对生命价值的追问与回答。在《目送》中,我们看到了三代人之间浓厚的亲情:母亲在机场与儿子深情拥抱,母亲在窗口默默地凝视儿子的背影,母亲在心底对儿子回眸的呼唤,父亲小心翼翼地将小货车停在路旁,女儿蹲下身子用帕子轻轻擦拭父亲的粪便……在这一幕幕生命的剪影中,流露的是龙应台对亲情的珍视和感悟,亲情是感情中最无私的一种,它不问出处,不求回报,只在默默的凝视中守候。感体验和价值追求。

《目送》的生命诗性,还源于文本中作者对生命整体性和生长性的感悟。在龙应台看来,生命就是一场场目送:目送儿子的成长、离开,目送父亲的衰老、死亡,目送人生的无奈和时空的苍茫,生命在一次次离别、一个个背影中流逝时间。在龙应台看来,生命还是一场生生不息的轮回,六次目送讲述三代人的故事,父亲与女儿是上一辈与下一辈的目送,而当女儿成长后,女儿成了母亲,目送自己的下一代儿子的离开。故事到这里停止,但我们知道,当儿子有了下一代的时候,儿子也将目送他的下一代离开。生命是一场场目送和离别,但是,生命也在一场场目送和离别中不断轮回,这是龙应台对生命忧伤与独孤的感悟,但却又在忧伤中坚定起来,因为她知道,生命在目送的轮回中生生不息。

三、哲思诗性

如果说形式诗性赋予了“诗性散文”以骨架,那么生命诗性则赋予“诗性散文”以血肉,而

《目

送》对亲情的抒写,展示了人类生命中共同的情

44

“思想诗性”,或者说“精神诗性”,则是“诗性散文”的精魂所在,而《目送》拥有这样的诗性灵魂,龙应台将对生命的情感体悟上升到哲思层面,才使《目送》成为当之无愧的“诗性散文”佳作。

不同的“诗性散文”对“精神诗性”的展示是不同的,如王小波的散文是“特立独行”的思想絮语,筱敏的散文是“优雅高贵的诗性表达”(陈剑晖语),在笔者看来,龙应台在《目送》中的精神诗性,在于将对日常生活的把握和对个体情感的体悟上升到对人类整体的思考,从而进入哲学层面的思辨。

文本中多处闪烁着哲思的光芒,如在操场上看到幼稚园的毕业生,龙应台这样写到:

“一件

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幼稚园的毕业生进入小学,原本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然而,只有龙应台,透过这日常的生活画面,从表面的现象进入事物的本质层面,用一句短小精悍的话,将结束与开始的辩证关系理性地透露出来,其中又蕴含着作者的生命的轮回观。当与儿子同车时,儿子戴上耳机听音乐,龙应台又这样写到:

“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

紧闭的门。”面对儿子的冷漠,龙应台心中的无奈与悲伤可想而知,但她不止于将儿子独自听音乐的细节描述出来,她将一个人的音乐比喻为一扇紧闭的门,用诗性化的语言和形象的方式思考

着两代人的代沟与隔阂,它犹如一扇紧闭的门,阻碍着两代人的情感交流。

在一次次目送中,龙应台不仅仅感悟到生命的深情与轮回,她还由对亲情的主体体验提升到对父母与子女关系乃至于人与人关系的哲学思考: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她终于领悟到,父母与子女的缘分终将在一次次目送中渐行渐远,由最初的互相依赖,到子女由于渴望独立而离开父母,到最终父母离开后子女的怀恋与愧疚,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总是从依赖走向疏离,从疏离走向死别,从死别走回依恋,而这种缘分又构成生命的一场轮回,但人终究要成为独立的个体: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

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个体对独立主体性的内在需求,和人最终的孤独结局,二者都是一种必然的宿命。龙应台理性而透彻地将这种哲理诗性地表达出来,而且,面对人类共同的命运时,她忧伤却坚毅地说到“不必追”,这是在体验了生命的悲伤与孤独后的大彻大悟,也是面对宿命的坚强与勇敢,淡定与从容。

参考文献:

[1]陈剑晖. 诗性散文[M]. 广东:广东教育出版社.2009:5,63~76.

[2]龙应台. 目送[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

[3]魏锦蓉. 电影艺术中蒙太奇类别的分析研究. [J]. 电影文学.201(2)[4]何欢,龙应台:人生就是一次次目送[J]. 人民文摘.2010(3).

——读龙应台的《目送》[5]孙宁宁. 素颜修行,深情目送—

[J]. 名作欣赏.2011(2).

45

2013年第1期第22卷No1. 2013

vol. 22

形式·生命·哲思

———散文《目送》的三个诗性维度

(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广东广州,510006)

【摘要】龙应台的散文《目送》是一篇难得的“诗性散文”佳作,文本具备了形式诗性、生命

诗性、精神诗性三个层面。优美精到的语言、多重叙述风格以及蒙太奇手法的运用,构成了文本的形式诗性;深情的生命形态、独特的生命观形成了文本的生命诗性;由对日常生活的把握和对个体情感的体验上升到对人类共同情感与命运的整体思考,造就了文本的精神诗性。

【关键词】《目送》;蒙太奇;生命观;哲思;诗性

龙应台的《野火集》,那针砭时弊、鞭辟入里的文字让人想象这位作家虽然是一位女士,但应该是像鲁迅先生那样,是一位战士:冷峻的面容上养着一对火眼金睛,理性地视察着社会百态与国家大事,硬瘦的躯体中隐藏着满腔野火,化为犀利的文风燃烧着两岸三地。直到读了《目送》,那完全是另一幅不同风格笔墨:细腻温情的笔触将生活中的点滴情感娓娓道来,字里行间流淌的是母性特有的柔情,读者们可以从《目送》中看到这位锐利逼人的知识分子身为母亲、女儿的温婉一面。

《目送》是龙应台同名散文集的开篇之作,文章的内容并不复杂,讲述了六次目送中三代人的亲情和作者的人生体悟。然而,就是这样一篇一千三百多字的短小散文扣动了无数读者的心弦,让人无不为之动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

《目送》算得上是新世纪以来散文领域里“诗性散文”是学者陈剑晖先生提出的命题,他认为,“诗性”是优秀散文必须具备的“一种美质和独立的品格”,是“一种本原性的

收稿日期:2012-09-10

作者简介:徐涵(1987—化研究生。

存在,是散文的生存品质和历史品质的最为具体和生动的呈现,也是散文对于功利性和世俗化的超越,是审美和精神的超越”。秉承陈剑晖先生提出的“诗性散文”的思想进路,笔者将从形式、生命、哲理三个维度赏析《目送》,品味《目送》的诗性品格。

一、形式诗性

形式之于散文,好比衣服之于人。人靠衣装,合身美丽的外衣总是将人装扮得更加精神夺目,而诗性的形式可以让散文给予读者形式层面的美感。这就好比与一位素不相识的人会面,如果对方是一位精心打扮的美人,那一定会给你好的初印象。

语言与叙述是诗性形式的第一个层面,将《目送》缓缓读来,会发现其叙述风格浑然天成,绝不矫揉造作,其叙述文字貌似简洁平淡,但简洁中饱含雕琢,平淡中更出余味。且看这一段细节刻画: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

的上乘佳作,是一篇难能可贵的“诗性散文”。

) 女,广东汕头人,华南师范大学文学院2010级现当代文学专业当代文学与当代文

42

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很多很多的”、“小小的”、“爸爸的”、“妈妈的”、“怯怯的”等叠词的使用,让文字富于韵律感,读起来有种音乐的美感。而孩子“小小的手”不是“放”也不是“握”,而是“圈”在父母的手心里,可见孩子手之小,父母手之大,又可见父母的手包裹着孩子的手,从中可品味出孩子的紧张和胆怯以及父母的抚慰和不舍。

“怯怯

的眼神”不是“看”也不是“望”,而是“打量”着周遭,可见孩子对新环境的陌生与好奇。两个动词用得精妙绝伦,不流于贫乏单调,可见龙应台遣词的用心良苦,简洁的几句话,就将孩子们初入一个陌生环境的胆怯、好奇、柔弱刻画得淋漓尽致又不失诗意,犹如水墨画,寥寥数笔,神韵已出。在用叙述性的语言描绘操场上的场面后,紧接着又用抒情性的议论文字道出一句话:“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这句话有如画龙点睛,让整个画面的情感一下子饱满了,情感的柔波轻轻地撩动着读者的心弦,让你为之咏叹。

整篇散文,就如同这段话一样,在朴实自然又不失匠心独运的叙述中蕴藏款款深情和丝丝哲理,水乳交融地将叙述性的文字和抒情性、议论性的文字结合在一起,如同一曲清歌,悠扬隽永的音符缓缓流动,涤荡着读者的内心,并总在不经意处触动人内心最柔软的神经,最后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优美精到的语言、细致入微的细节描摹、叙述性语言与抒情性、议论性语言的巧妙结合,构成了《目送》文本形式层面的第一重美感。如果说语言和叙述方式是绘画的线条,那么《目送》无疑拥有最美的线条,而蒙太奇手法的运用,则将这些线条用巧妙的方式组成一幅幅静美的剪影,让《目送》的诗性形式得到升华。

蒙太奇手法原是建筑学的术语,意为构成、装配,之后延伸到电影艺术中,指把分切的镜头组接起来的手段。蒙太奇具有叙事和表意两大功能,据此,可以把蒙太奇划分为叙事蒙太奇、表现蒙太奇、理性蒙太奇三种基本类型。以蒙太奇的类型观照《目送》的文本,可以发现龙应台在该文本中结合了这三种蒙太奇的手法,将一组组

镜头用不同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

文本的总体形式采用的正是叙事蒙太奇中的平行蒙太奇,

“以不同时空(或同时异地) 发生的

两条或两条以上的情节线并列表现,分头叙述而统一在一个完整的结构之中”。文中一共写了六次目送,其中三次目送是“我”目送华安:目送华安上小学、目送华安去美国当交换生、目送华安等公车;另外三次是“我”目送父亲:目送父亲开着小货车离开、目送父亲坐着轮椅远去、目送父亲的棺木进入火葬场的炉门。六次目送、六组镜头,形成两条不同的线索、两个不同的时空,每条线索都各自在自己的时空中按照时间顺序上演着生命中一场场目送,而两个时空又并列前行,三代人由一场场目送演绎人类共同的亲情,形成生命的一个轮回。

如果进一步细究每一组画面,则会发现在总体的叙事蒙太奇外,每一组画面的剪辑组合还运用了其他的蒙太奇手法。如“我”推着父亲的轮椅散步最后目送父亲坐在轮椅上远去这组镜头:

“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这段文字仿佛电影中的某组画面,在给予读者强烈的视觉效果同时又让人感受到情感的涌动,这种感觉并不是偶然,而是作者在采用叙事蒙太奇的同时运用了抒情蒙太奇的手法。抒情蒙太奇是表现蒙太奇中的一种,

“是一种在保证叙事和

描写的连贯性的同时,表现超越剧情之上的思想和情感”。送父亲散步被分解成一系列近景或特写,先是近景展示了“我”推着父亲的轮椅在散步,接着镜头拉近,特写父亲的“头低垂到胸口”,接着,是近景呈现了排泄物淋满父亲的裤腿,随着“我”蹲下来,镜头又渐渐拉近,形成一个特写画面,画面上,有一只手用手帕细心地擦去排泄物,在擦拭的过程中,裙子不小心沾上粪便。这个特写画面捕捉了“我”为父亲擦拭粪便的细节,从侧面渲染了“我”的情感,作者虽然没有直接道出,但读者却可以从这个特写画面中感染到作者内心汹涌波动的情绪,那是对父亲年老体弱的心疼,是照顾父亲的无微不至与无怨

43

“我必须就

具备了“诗性散文”的生命维度。

《目送》的生命诗性,首先源于龙应台融入并体验了自己的生命,并将主体的生命形态呈现在文本中。

《目送》的题材来源于龙应台自己的生

“生活

活,讲述的是自己与儿子、父亲的故事。

无悔,但又带着深深的内疚,因为,

这样赶回台北上班”。在这一组叙述画面后,镜头又从“我”的视角,特写出轮椅的背影,读者仿佛可以看到轮椅在缓缓前行,随着轮椅的前行,镜头也随着视觉渐渐拉远,轮椅成为渐行渐远、渐行渐小的背影,在玻璃门前稍停后没入门中,轮椅消失在镜头中,而镜头就定格在这个空荡的画面里。随着轮椅背影的这组特写镜头,之前复杂交织的情绪也缓缓潜入心底,在最后的空镜头中,融入心底的情绪也在内心定格成沉静的无奈与忧伤。

但作者并没有让目送的哀伤肆意流放,而是将众多情绪控制在理性的范围内。为了达到这种效果,文本在使用叙事蒙太奇、抒情蒙太奇之外,又采用了思想蒙太奇的手法:

“只表现一系

列思想和被理智所激发的情感,是一种抽象的形式”。进入该文本中,即在一组组画面之后,采用直接议论的方式,抒写主体的哲思体验。在每个时空的三组目送的画面之后,作者都书写了同样的感悟: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

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从而将情感控制在理性的范畴,并上升到哲理层面,使文章哀而不怨,在忧伤与孤独中透出作者的坚毅与进取。

二、生命诗性

散文具备形式上的诗性,则具备了“诗性散文”的第一个要素,但想要成为一篇优秀的“诗性散文”,仅有形式远远不够。这正如一幅油画,当它拥有美丽的色彩、优美的线条、高超的绘画技巧后,那这幅油画拥有了观赏的价值,可是想要真正能冲击观赏者的心灵,画家必须倾注自己对生命的体悟与感情在图画中。在诗性形式的维度之外,度。

谈及生命诗性的内涵和形态,陈剑晖先生在《诗性散文》一书中有详细的分析,他认为,散文的生命诗性,是散文所呈现的“生命形态”,是散文“对生命价值的探寻”,是散文对“生命的生长性与整体性”的把握。简而言之,一篇优秀的“诗性散文”,应该在文本中呈现作家的生命观,传达作者对生命的主体感悟。而《目送》

“诗性散文”必须具备生命诗性的维

中的她,和天下所有的女人一样,是女儿,是妻子,也是母亲,同样有着似海深情。”对亲人和生命的深情是《目送》对生命形态的呈现。这种深情在《目送》中不难发现,那是对儿子和父亲背影的一次次深情凝视与目送,那是渴望儿子与父亲回眸的一次次心底的呼唤,是对生命中一次次生离死别的不舍与坚强,是在阅尽生命的悲喜交集后的透彻与从容。

种种情深,是龙应台对生命形态所作出的独特的注脚,也是龙应台对生命价值的追问与回答。在《目送》中,我们看到了三代人之间浓厚的亲情:母亲在机场与儿子深情拥抱,母亲在窗口默默地凝视儿子的背影,母亲在心底对儿子回眸的呼唤,父亲小心翼翼地将小货车停在路旁,女儿蹲下身子用帕子轻轻擦拭父亲的粪便……在这一幕幕生命的剪影中,流露的是龙应台对亲情的珍视和感悟,亲情是感情中最无私的一种,它不问出处,不求回报,只在默默的凝视中守候。感体验和价值追求。

《目送》的生命诗性,还源于文本中作者对生命整体性和生长性的感悟。在龙应台看来,生命就是一场场目送:目送儿子的成长、离开,目送父亲的衰老、死亡,目送人生的无奈和时空的苍茫,生命在一次次离别、一个个背影中流逝时间。在龙应台看来,生命还是一场生生不息的轮回,六次目送讲述三代人的故事,父亲与女儿是上一辈与下一辈的目送,而当女儿成长后,女儿成了母亲,目送自己的下一代儿子的离开。故事到这里停止,但我们知道,当儿子有了下一代的时候,儿子也将目送他的下一代离开。生命是一场场目送和离别,但是,生命也在一场场目送和离别中不断轮回,这是龙应台对生命忧伤与独孤的感悟,但却又在忧伤中坚定起来,因为她知道,生命在目送的轮回中生生不息。

三、哲思诗性

如果说形式诗性赋予了“诗性散文”以骨架,那么生命诗性则赋予“诗性散文”以血肉,而

《目

送》对亲情的抒写,展示了人类生命中共同的情

44

“思想诗性”,或者说“精神诗性”,则是“诗性散文”的精魂所在,而《目送》拥有这样的诗性灵魂,龙应台将对生命的情感体悟上升到哲思层面,才使《目送》成为当之无愧的“诗性散文”佳作。

不同的“诗性散文”对“精神诗性”的展示是不同的,如王小波的散文是“特立独行”的思想絮语,筱敏的散文是“优雅高贵的诗性表达”(陈剑晖语),在笔者看来,龙应台在《目送》中的精神诗性,在于将对日常生活的把握和对个体情感的体悟上升到对人类整体的思考,从而进入哲学层面的思辨。

文本中多处闪烁着哲思的光芒,如在操场上看到幼稚园的毕业生,龙应台这样写到:

“一件

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幼稚园的毕业生进入小学,原本是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场景,然而,只有龙应台,透过这日常的生活画面,从表面的现象进入事物的本质层面,用一句短小精悍的话,将结束与开始的辩证关系理性地透露出来,其中又蕴含着作者的生命的轮回观。当与儿子同车时,儿子戴上耳机听音乐,龙应台又这样写到:

“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

紧闭的门。”面对儿子的冷漠,龙应台心中的无奈与悲伤可想而知,但她不止于将儿子独自听音乐的细节描述出来,她将一个人的音乐比喻为一扇紧闭的门,用诗性化的语言和形象的方式思考

着两代人的代沟与隔阂,它犹如一扇紧闭的门,阻碍着两代人的情感交流。

在一次次目送中,龙应台不仅仅感悟到生命的深情与轮回,她还由对亲情的主体体验提升到对父母与子女关系乃至于人与人关系的哲学思考: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她终于领悟到,父母与子女的缘分终将在一次次目送中渐行渐远,由最初的互相依赖,到子女由于渴望独立而离开父母,到最终父母离开后子女的怀恋与愧疚,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总是从依赖走向疏离,从疏离走向死别,从死别走回依恋,而这种缘分又构成生命的一场轮回,但人终究要成为独立的个体:

“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

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个体对独立主体性的内在需求,和人最终的孤独结局,二者都是一种必然的宿命。龙应台理性而透彻地将这种哲理诗性地表达出来,而且,面对人类共同的命运时,她忧伤却坚毅地说到“不必追”,这是在体验了生命的悲伤与孤独后的大彻大悟,也是面对宿命的坚强与勇敢,淡定与从容。

参考文献:

[1]陈剑晖. 诗性散文[M]. 广东:广东教育出版社.2009:5,63~76.

[2]龙应台. 目送[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

[3]魏锦蓉. 电影艺术中蒙太奇类别的分析研究. [J]. 电影文学.201(2)[4]何欢,龙应台:人生就是一次次目送[J]. 人民文摘.2010(3).

——读龙应台的《目送》[5]孙宁宁. 素颜修行,深情目送—

[J]. 名作欣赏.2011(2).

45


相关文章

  • 随手可采撷的诗意
  • 李少君总是以他的诗和诗人的身份被人关注,作为<天涯>的主编,对于当代思想状况和社会反思过度地介入,他用一种欣赏的眼光,从普通事物中发现美,找到诗意,描述自然与人的大和谐.少君对于诗歌的热情,不同于古典文人士大夫的澄心自修,而是积 ...查看


  • 土地意识与生命意识的呈现
  •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艾青<我爱这土地> 近年来在中国诗坛上崛起的以长治诗人为主体力量的太行诗群,由于诗人们生命体验和人生经历的差异成就了它丰富的情感艺术和诗歌理念,因而在国内产生了较为广泛的 ...查看


  • 推荐书目初中语文
  • 暑 假 七年级 1 作 业语文 一.<初中语文晨读晚练>晨读与晚练间隔开进行,并背诵. 二.每天坚持阅读名篇佳作,并摘抄或读书笔记200字以上.必读:<西游记><朝花夕拾><骆驼祥子>< ...查看


  • [我与地坛]:诗性散文的经典文本
  •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6/1/198811.shtml <我与地坛>是史铁生写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篇作品.它是史铁生的散文代表作,也是20世纪中国最为优秀的散 ...查看


  • 祈祷与感恩
  • 张晓风是一位虔诚的基督信徒,其充满诗性与神性的文字在当代中国文学中具有代表性.她是台湾著名的散文家.戏剧家.小说家,尤以散文写作享誉海内外,早在1977年就被台湾评论界推为"当代十大散文家之一".这里即以张晓风的散文为对 ...查看


  • 向诗而思_关于艺术的诗性品质的阐释
  • 第33卷 第1期Vol. 33 No. 1 西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Sout hwest University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 2007年1月 ...查看


  • 谈中国文化的诗性特质
  • 楼主:飘如游云 时间:2002-05-06 15:34:00 点击:272 回复:8 脱水模式 给他打赏 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中国文化是一种具有诗性特质的文化.它没有西方文化中那样强烈的科学精神和严谨的求知态度,却具有十分浓厚的伦理主义和人 ...查看


  • 高中生课外读物推荐
  • 经常有老师.学生.朋友让我推荐高中生应该读的好书.就利用假期里相对空闲的时间,开了这份书单.三个年级的读物是根据年级学习内容及认识特点而定,高一侧重于感性类读物,高二侧重于理性类读物,高三侧重于文化类读物.当然,这之间肯定有交叉,有些书三个 ...查看


  • 试论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中的三重哲学
  • 试论刘亮程<一个人的村庄>中的三重哲学 周群锋 [内容提要] 刘亮程是兴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散文家,1998年出版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随即蜚声文坛,他的散文质朴无华,却有饱含了中国乡间千万年的沧桑世事.西部贫瘠的 ...查看


热门内容